导航菜单

【原创】曹植的童话:且看小雀儿如何战胜大鹞子

  作者:史遇春

  曹子建有《鹞雀赋》(附文末),其间的深意众多方家已做解读。但是,学者教授们只是从历史角度、从子建自身境遇的角度来读此篇,这就是正襟危坐、板着面孔的结果。在我眼里,这赋可以读得更有意趣些。

  这是一篇寓言,子建之心,苦于黄连,直抒不得,故而托于鸟兽。现看我来演绎:

  雀儿在林间戏耍,高兴得忘乎所以。一会儿栖于枝头,一会儿落于平陆。世间的事,若都是这样愉悦,那该是多么地幸福啊!

  风云变幻,瞬息间晴转成阴,云翻成雨,这是常有的事。所以人类会说:祸福相依,旦夕祸福,此言不虚,很有些道理。

  雀儿嬉耍了一会儿,有些累了,因为这一阵子的上窜下跳,还是很耗精气神的。就在雀儿欢欣的当儿,鹞子已经在它的身后盘旋多时了。鹞子先是远远地盯着,小心翼翼地、悄无声息地慢慢向雀儿移动、靠近。其实,鹞子心里早就等不及了,为了万无一失,它才一直忍着,馋涎一口一口咽下肚去。鹞子心里非常明白,只要忍得这一时,便有美餐一顿的大希望。

  雀儿玩得有些气喘吁吁,它甚至有些想笑自己:

  今儿个我这是怎么了?怎么一下子就这么有活力?

  正在雀儿打算好好休息时,鹞子已经落在了雀儿无法逃脱的范围内,眼睛发出了一道冷光。这冷光,直照得雀儿浑身起鸡皮疙瘩。这时候,雀儿才深深体会到一个词恐惧;这时候,雀儿才知道什么叫做“不寒而栗”。

  鹞子不无得意,但它没有把这得意写在脸上,从它的叫声中,可以听出很重的戾气;从它的叫声中,可以听出很浓的杀气。

  “雀儿,您落在我手里,就自认倒霉吧!也许您就命该如此吧!”

活命回去。

  “鹞子啊,您看我出身低微,家庭贫贱。在这里,我不会威胁到您的任何利益,您就放我一马吧,我家中妻儿尚需人照料,如若我有闪失,您教他们如何是好?”

  鹞子冷冷地站着,不动声色。

  雀儿接着说:

  “您看我身体单薄,骨瘦如柴,便是剐下浑身的肉来,也不到三两,这还不够您塞牙缝的。您便是吃了我,也充不了饥,或许会让您更饿。您就高抬贵手吧!”

  鹞子听完雀儿的话,还是没吱声,但它在心里嘀咕:

  这小子,别看他小,还挺精的,说话一套一套的。

  鹞子忽然之间就动了一念之仁。但是,这一念之仁马上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  鹞子想起几天来没有猎到任何食物,饿得前心贴后心。鹞子想到自己为了找点吃的,奔走了三日三夜,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。鹞子想到自己经常是在饿得猫抓肠肚的时候,连死臭腐烂的老鼠都能够吃得津津有味。那些时候,自己还顾得了这么多吗?想到这些,鹞子说到:

  “小不点,您就不要白费口舌了,任您说得天花乱坠,顽石点头,我都是不会放过您的。到嘴的熟鸭子,让它飞了,傻瓜才会这么做呢!”

  雀儿为了生存,不放弃努力,它继续说到:

  “这世间,最珍贵的莫过于生命,无论是什么活物,没有一个不贪生怕死的。您今天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欢,而残忍地毁掉我的生命。您就不怕老天爷降罪於您么?您就不怕被这世上的禽兽唾骂么?”

  说这些话时,雀儿心里一阵一阵地后怕。但是,在说话的过程中,它还是尽量让自己的言语有力度,让自己的表达明晰明白。

不争气的腿已经弯曲、不听自己的使唤了,它的步子就像醉了酒的猫。虽然这样了,雀儿口中还没有忘记大喊大叫:

  “强盗杀人了,救命啊!强盗杀人了,救命啊!……”

  雀儿凄厉的呼救声划破了长空,路上的禽兽纷纷闻声过来观看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  禽兽聚得很多,雀儿想着,横竖是一死,但也不能死得太窝火,让人家骂它做软骨头。于是,雀儿停了下来,镇定了一下,一种视死如归,大义凛然的神情已显现在它玲珑秀气的脸上,雀儿的羽毛,这时是它每每大怒时才会竖起来的状态,口中大呼到:

  “来吧,臭鹞子,老子跟你拼了……”

  鹞子看见这架势,又被那么多各类飞禽走兽围观,相形之下,自己总有以大欺小、恃强凌弱的嫌疑,想了一会儿,鹞子咽了几口口水,就飞走了。

  鹞子飞走后,另一只雀儿飞了过来。两只雀儿相拥而泣,看来似乎是夫妻。泣罢,两只雀儿一起飞上树梢,互诉哀怜之语。说到刚才遇险的事儿,雀儿又对老妻详述了一遍。

  无非说些怎么地高兴,怎么地被鹞子所困;它又是如何地想法逃脱,如何地以情相动,以语相辩;说些它的言辞是怎样地让鹞子羞惭,甚至夸口它是怎样地比兔子灵敏。雀儿还说:你看看,大家活得都十分不易,我们要改变过去对相互的偏见和分歧,要相敬相爱,好好过日子。

  附:鹞雀赋 曹植

万句。欺恐舍长,令儿大怖。我之得免,复胜于兔。自今徙意,莫复相妒。”

  2019070921_2961b649a88b46e0a628803c10ec0e7b_2730_wmk.jpg

达到当天最大量